融投世界logo
首页
名师指路
发布中心
发布投资需求
发布融资需求
发布合作需求
发布资产交易
发布股权转让
查找中心
找资金
找项目
找合作
找企业
找资产
大讲堂
注册

中小银行再迎上市潮:投资资产占比过重 资本补充“压力山大”

12月5日,青岛银行(3866.HK、002948.SZ)披露A股招股说明书,拟发行不超过4.51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0.00%。

12月2日,位于四川的泸州市商业银行通过了港交所上市聆讯,拟发售股份约5.46亿股H股,发售价格在3.15-3.4港元。

中小银行上市潮一浪又一浪,主要因为该类银行较为缺乏“核心一级资本”,该资本类别只能通过IPO、定增、配股、可转债等方式进行补充,优先股、永续债等只可补充“一级资本”。

青岛银行:优先股摊薄利润

虽然青岛银行此前已在H股上市,但资本充足率仍然紧张。

截至2018年6月30日,青岛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6.79%、12.72%和8.90%,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69%和160.07%。

核心一级资本压力的背后,是青岛银行极高的投资类资产占比,甚至超过了信贷规模。

青岛银行资产规模已突破3000亿元。截至9月末,青岛银行资产总额为3138.7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48%。其中,投资类资产净额在2016年、2017年均超过总资产的一半,2018年6月末占比也高达48%;信贷资产占比在30%-38%左右,贷款净额在今年6月末占比不到35%。

由于青岛银行2017年9月发行0.6亿股优先股,摊薄了普通股股东净利润。该行在招股书中称,预计2018年营业收入为64.76亿-70.35亿元,同比增幅约为16%-26%;归母净利润为19.19亿-20.90亿元,同比增幅约为1%-10%;但扣除境外优先股股息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4.15亿-15.86亿元,预计同比下降25.5%-16.5%。

根据青岛银行A股招股书,其主要业务位于青岛市,无实际控制人,股东结构较为多元化。第一大股东为山东青岛的家电巨头海尔集团,通过海尔投资、海尔空调电子等8家关联公司合计持有青岛银行20.01%股份;第二大股东为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持有青岛银行15.39%股份;第三大股东为青岛市国资委下属的国信集团,通过两家关联公司持有青岛银行14.87%股份;第四大股东为香港投行尚乘集团(AMTD),持有该行9.90%股份。

泸州市商业银行:

前9月净利润负增长

与青岛银行类似,拟在H股上市的泸州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金融投资类资产也远超信贷资产。

12月2日,位于四川的泸州市商业银行(1983.HK)通过了港交所上市聆讯,拟发售股份约5.46亿股H股,发售价格在3.15-3.4港元。三家基石投资者为上海与德通讯、Wudaokou Capital Limited、泸州白酒金三角酒业。泸州市商业银行第一大股东为泸州老窖集团,持股比例达22.09%;泸州市国资委通过数家公司持有该行股份。

根据招股书,泸州市商业银行资产总计745.55亿元,2015-2017年的资产规模复合增长率达49.4%。主要是由于金融市场业务导致金融投资增加,金融投资净额截至6月末占比43%,远超客户贷款净额占比31.8%。

截至2018年6月末,泸州市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19%、9.35%、9.35%,不良贷款率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0.91%和275%。

今年1-9月,泸州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出现负增长。截至9月,该行实现净利润为6.2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6.51亿元缩水4.3%。而今年上半年,该行实现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幅高达30.65%。

泸州市商业银行的息差有所下降,净利息收益率从2017年上半年的2.51%下降至2018年上半年的2.30%,主要由于付息负债利息支出增长高于生息资产的利息收入增长。该行金融投资占比较大,但金融投资所得净收益由2017年上半年的0.64亿元,下降至2018年上半年的0.54亿元,主要是由于减少了对收益相对较高的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的投资。

中小银行一级资本重压

2017年以来,银行补充一级资本和核心一级资本的压力增大。

根据Wind统计,未上市股份制银行中,截至2017年末,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渤海银行分别为8.12%、8.12%、11.43%;广发银行分别为8.01%、8.01%、10.71%。

正准备上市的银行中,截至2017年末,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浙商银行分别为8.29%、9.96%、12.21%;重庆银行分别为8.62%、10.24%、13.60%;厦门银行分别为10.59%、10.60%、14.74%。

根据要求,到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1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一位银行业分析师表示,今年以来,银行资本压力尤其大的一个原因是,监管要求“深入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有效防控银行业信用风险”,比如对银信类业务,违规行为采取按业务实质补提资本和拨备、实施行政处罚等监管措施。从商业银行的角度来说,表内违规部分计入银信类业务意味着需要补提资本和拨备,这将加大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考核压力。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