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投世界logo
首页
名师指路
发布中心
发布投资需求
发布融资需求
发布合作需求
发布资产交易
发布股权转让
查找中心
找资金
找项目
找合作
找企业
找资产
大讲堂
注册

文化胜过战略!纳德拉逆转微软的密码

文 | 夏青 编辑 | 秦言

来源:懂懂笔记

文化胜过战略!纳德拉逆转微软的密码

放眼全球科技领域,近来FAANG(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和Google)都经历了股价下跌,如今华尔街分析师确定了其它一些科技股潜力名单:微软、PayPal、VMWare、T-Mobile和Salesforce。

这其中,微软在11月30日也因为一则新闻吸引了科技圈的关注:历经16年之后,微软的市值在当天终于反超苹果,重新成为最有价值的科技企业。尽管这次超越仅仅保持了一天,但从12月3日美国股市收盘后的表现来看,微软和苹果、亚马逊之间的市值排名依然会呈现胶着状态:苹果8770亿美元、亚马逊8660亿美元、微软8600亿美元。

文化胜过战略!纳德拉逆转微软的密码

美国当地时间12月3日,微软股价报收112.09美元(来源:新浪财经)

对于微软而言,这一天具有格外的意义:距离2014年2月4日史蒂夫·鲍尔默从微软退休、萨提亚·纳德拉继任CEO,已经过去了4年9个月零24天。

1

同理心和平常心

在公共场合永远保持着谦逊的微笑的纳德拉,在回答记者采访时却是语速极快、慷慨激昂。

四年前纳德拉在参加微软董事会成员关于新任CEO的面试时,被认为“想要成为一名CEO的愿望不够强烈”。如今,虽然苹果公司在市值排名上并未牢牢占据第一,但纳德拉终于用四年时间让微软重温市值排名榜上“王座”的滋味。

这位低调的规划师,在过去的四年里为微软描绘了一幅什么样的蓝图?未来的职场生涯中,又能否让微软“王者归来”?

纳德拉的个人风格与为人处世,与鲍尔默有着很大的区别。出身市场销售工作的鲍尔默,以富有激情和极具感染力的舞台演讲而著名。纳德拉则更像是一名典型的软件开发工程师——安静、低调、谦逊,大部分时间被他用来观察和反思。

文化胜过战略!纳德拉逆转微软的密码

这一点,与同是软件工程师出身的比尔·盖茨更为相似。

在2014年2月,当纳德拉被微软董事会成员问到“是否想要成为CEO”时,纳德拉回答“只有在你们想要我担任CEO时,我才会想。”因为没有设立过成为CEO的计划,在向微软董事会提交关于“成为CEO后会怎么做”的备忘录时,纳德拉用上了过去22年他从盖茨和鲍尔默身上学习和反思到的心得:包括创新和公司文化转变。

“很难说不同的CEO之间谁的能力更强,谁的能力更弱。只是在当时的那个时间点,遇到当时的市场挑战和转型需求,具有某种基因或特质的人也许更能带着这只大船突破重围,找到正确的方向。”曾经在微软工作多年的一位朋友告诉懂懂笔记,“鲍尔默的热情和对微软的热爱从来没有被掩饰过。在当年苹果、谷歌等公司因为移动互联网而抢占先机时,微软也曾想在移动互联网奋力跟进。有时候所谓‘对’的选择,可能更像是在一艘面对茫茫迷雾的大船上,船长要下定决心集中精力向哪个方向行驶,才能更快地看见阳光。”

这种洞察力,需要的不仅仅是商业管理课程上学到的理论知识(尽管纳德拉在二十多年以前就在芝加哥大学获得了MBA学位),还需要一名在微软一线领域实战多年的老将所积累和沉淀下来的经验。先后领导过微软必应搜索引擎、SQL Server数据库和Azure云计算业务的纳德拉,就这样以黑马姿态在2014年初成为了微软CEO。

纳德拉的管理哲学中,同理心是一个重要元素。

在接受CNBC记者乔恩·福特采访时他曾表示:“没有人是完美的。我需要保持开放的心态、从错误中学习并建立成长性的思维。20多年以前当我在微软面试中被问到‘如果你看到一个婴儿躺在马路上哭,你会怎么做’时,我立刻回答‘拨打911’。后来扎恩(纳德拉的长子,患有先天性脑部麻痹)的患病让我意识到,我要有更多的同理心,要设身处地地为扎恩想一想,尽全力地帮助他。”

这种同理心和开放的心态,使得纳德拉在担任微软CEO以后,始终与盖茨和鲍尔默在工作中保持紧密联系,以获得意见和建议。“盖茨是公司的创始人。我会需要和他们确认一下,我的一些计划是否正确。有时也要和他们确认,在他们眼里,微软是否确实比之前变好了一些。”纳德拉在回答乔恩·福特关于“远离前任CEO获得足够放权”的问题时坦言。

2

反思微软为何掉队

文化胜过战略!纳德拉逆转微软的密码

在担任微软CEO之前,纳德拉曾负责领导微软的云和企业部门。在2014年2月以后,微软先后进行了一系列向其它平台开放兼容、在企业级应用和社交开发平台等领域布局的战略,不再执着于如何紧跟苹果、Google等公司,发力移动互联网业务的执念。

此后几年,微软在移动业务上尝尽苦果,也在AI和云计算、开源领域埋下了种子。

2014年4月25日,微软以72亿美元收购了诺基亚的硬件设备和服务部门。这一收购在当时让一大批诺基亚的忠实粉感慨万千。这些收购后的部门,被命名为微软移动设备有限公司。

2014年9月15日,微软以25亿美元收购了以“我的世界”游戏而闻名的瑞典视频游戏开发公司Mojang。“我的世界”这款无需采用免费增值方式的游戏产品,未来为微软带来的,不只是游戏业务上的巨大收获(2018年9月,微软宣布将“我的世界”用于少儿教育、训练人工智能算法及提升人工智能开发能力的活动中)。

2016年5月,微软宣布裁员1850名员工,并承担了9.5亿美元的减值和重组费用。在此之前的2015年夏季,微软因为手机业务亏损了76亿美元,同时进行了7800名员工的裁员。

2016年6月13日,微软以2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拥有5亿多用户的面向企业和职场就业服务的社交平台LinkedIn。

一年以后,微软在2017年6月8日以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以色列网络安全公司Hexadite。

2018年6月4日,微软正式宣布以75亿美元收购汇集了3100万名开发人员的软件开发平台GitHub。此项收购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微软曾经以封闭式的Windows开发平台而著称,而GitHub一直倡导免费、自由和共享的软件开发精神。这一消息让无数的GitHub平台用户为之惊诧。

不过,纳德拉对于此次收购的发言给了GitHub用户一些定心丸:“微软是一家以开发为先的公司。通过与GitHub合作,我们将加强对开发人员自由、开放和创新的承诺。我们意识到收购GitHub以后,将需要承担对开发者社区的责任,并将尽最大努力使得每一位开发人员能建立、创新和解决世界上面临的最紧迫的挑战。”

这一举动,让业内很多工程师感到,最初那个具有“软件开发”单纯基因的微软又回来了。但它似乎变了不少,如今的微软不再拒绝开放,也不再想要凭借Windows系统一家独大。

如果说要将世界上的开发者按所使用的平台和系统划分阵营,曾经,各大阵营旗帜鲜明;如今,处于微软对应阵营的开发者们发现,不管是否愿意,他们似乎正在被微软一步步主动靠近拥抱。

事实上,在2014年担任CEO后的几个月以后,纳德拉就曾在一次大会上首次提到“微软爱Linux”(Linux是开源、免费、共享软件操作系统的鼻祖)。自此,微软开始了一系列将自身产品在Linux等其它操作系统上兼容的步伐。如今,不少开发人员开始感慨:“看来微软对Linux确实是真爱了”。

3

弱化行业竞争

文化胜过战略!纳德拉逆转微软的密码

如今,微软的业务被细分为五个部分:Windows业务、服务器与工具、在线服务业务、娱乐及设备业务。

在纳德拉的眼中,这五根手指握成的拳头要砸在哪里?

很明显,纳德拉正在凭借多年来在软件开发领域积累起来的能力,试图将微软打造成一个更为全能、渗透范围更广的科技公司。在此过程中,微软不再过多地关注如何从竞争对手手中夺回市场,而是专注于通过发展已有的优势产品及收购符合自己要求的品牌,加快获取用户流量,为未来的攻城略地布局。

微软的复苏缓慢而坚定。投资公司Bespoke的联合创始人保罗·希基分析:“如果你回顾过去四年,会发现自从纳德拉进入并改变了业务的焦点以后,微软成功刷新并重塑了自我。它现在确实是走在潮流的前端,并致力于整个服务订购业务。”

“也许唯一一家比微软更好地改造自己的公司是苹果公司,但那是15年以前。” 希基表示。

同时,微软正逐渐成为华尔街的热门标的之一。在过去三个月接受问卷调查的19位顶级分析师中,有18位分析师对微软表现出看涨情绪。负责记录跟踪和评级的投资银行KeyBanc公司总裁布伦特·布兰斯林,在近期曾表示,微软快速增长的云计算和互联网业务,到2020年将会达到700亿美元营收,远高于2016年的185亿美元。

记者乔恩·福特在采访中曾提问: “在你最开始担任微软CEO、人们还根本不知道你是谁时,有没有压力?有没有想过‘天啦,接下来我要怎么做?’”对此纳德拉的回答是:“压力每天都在。不过这也正是这份工作令人感到激动的地方。

【结束语】

对微软来说,暂时的重回市值榜首还不能意味着真正的胜利。但在纳德拉带领微软在迷茫的困局中找到正确方向,并且一步步重拾投资人和开发者对微软信心的过程中,这位印度裔工程师出身的CEO,更多的是体现了创新、包容、开发、贴近用户等软件行业最初营造出的精神,这些理念也帮助这家老牌IT公司在蜕变过程中发挥出了巨大作用,取得了良好效果。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互联网的浪潮之巅中,任何一艘科技巨轮,想要不经受任何颠簸倾覆都不太可能。更重要的是,在迷失方向时,如何保持镇定,洞察到未来可以改变世界、造福用户的需求,并矫正航向。

或许有一天,纳德拉可以将他在微软重现变革与创新力的体会,带回到他当年曾经在芝加哥大学学习过的MBA课堂。

(参考资料:CNBC.com:Read CNBC's full interview with Microsoft CEO Satya Nadella)

返回